中文 English

上市企業思考:解碼新經濟,資本引爆頭部效應

時間:2018-05-10

時值北京大學120周年校慶之際,201856日,“2018北京大學全球金融論壇”在北京大學百年講堂隆重舉行,共議全球和中國金融業的機遇和挑戰。漢能投資董事長陳宏受邀參加并發表主題演講,以下為此次演講的主要內容。






這兩天大家都在談夢想。雷軍寫了小米的夢想,引發了很多人暢談企業夢想,還有諸多媒體討論“騰訊到底有沒有夢想”。我問自己,漢能的夢想是什么?應該就是聚集中國最有思想和能力的一群伙伴,給中國新經濟發展的企業插上資本的翅膀,產生更多的我們可以稱之為“偉大”的公司。


作為中國領先的新經濟投資銀行和私募股權投資公司,漢能已經走過了15年,很多年都被評為行業內新型投行的前兩名,VC/PE也在低調發力。成績的背后其實是夢想的支撐,幫助優秀的公司走的更遠、更穩,比如,今年前四個月漢能的投行團隊幫助企業融資并購的規模就達140億美金。


今天北大安排我講講上市公司,2003年以前我在硅谷創業做了上市公司的CEO/董事長,有一些國外上市公司的運營經驗,現在也擔任國內一些上市公司的獨立董事,我們漢能投資的企業也有上市,我的日常工作中,也每天都在接觸這些公司,即使是已經上市的獨角獸企業,其實也在困惑著自己目前的發展,怎么樣做得越來越大。所以就此我給大家進行一些簡單的分享。


新環境下新投資


△  “老經濟”逐年降低新經濟將占據主導地位



縱觀過往十一年,中國上市公司(A+海外)各行業板塊的市值,可以發現,新經濟類公司的總市值比重逐年增加,如信息技術、日常消費等,而且預計之后會繼續增加。工業、能源、房地產等“老經濟”占比從2007年的80%下降到當前的56%,并且未來3-5年有望降至50%以下。


不單單國內,把今天全球十大市值公司和十年前相比,會發現十年前TOP 10里只有一家科技公司,就是微軟。而今天全球十大公司里面有七家是高科技公司,而且中國的騰訊和阿里都在其列。


再加上最近的中興事件,中國的企業對技術創新,原創技術等等產生了更加強烈的共鳴。所以科技給傳統企業賦能,并逐漸占據主導地位是可預測的未來。因此,在投資方面,尤其是VC/PE一定會在新經濟方向下力。



△  市場頭部效應凸出,弱勢企業市值下降顯著



一二級市場都同時呈現出向頭部集中地特點。一級市場里,隨著資本的持續加碼,中國獨角獸企業的數量連年增長,從2014年到2017年,中國獨角獸企業平均每年增加19家,在全球獨角獸企業中的占比例明顯增加,從2014年占比12%躍至2017年的36%,與美國的差距不斷縮小。


二級市場同樣如此,國內市場出現兩級分化2016年大概有45企業市值超過千億,今天是82超過千億。而市值低于50億人民幣的公司則從以前的390到現在的1300,變化很大。


由此可見,一些炒概念、缺乏市場競爭力的公司市值終究會降下來,再加上CDR還有互聯網公司在中國的陸續上市,其強大的吸金效益勢必會對弱勢企業市值產生影響。而過去在中國,一個企業是不可能有500倍、1000倍的市盈率, 30%40%的年增長速度。



△  聚焦中后期  VC/PE扶持的企業IPO呈上升趨勢



從資本來看,投到后輪的投資量,20172016增加了87%,大部分投資到VC/PE的錢,越來越多投到C輪以后。所以滴滴、美團等等企業在未上市的時候,它的融資量可能比中國任何企業上市的時候融資量要大很多,一融就是40億美金,幾個月以后又是40億美金,滴滴在上市之前可能就融到200億美金了,在巨大資本支配之下,這些企業做到了龍頭老大。


過去國內上市環境,民營企業家跟資本市場離得很遠,到了該上市時才找個券商幫忙,因為對監管要求規則不了解,所以耗費了很多不必要的成本。


十幾年來中國VC/PE市場發展迅速,這種新環境下,很多企業上市之前已經拿到了投資機構的ABCD輪投資等等,拿錢的過程中和之后,這些機構投資者幫助創業者不斷優化完善公司的治理結構,當企業在要上市時,對資本市場及監管政策已經非常了解和熟悉,VCPE在對未上市企業的投資和投后管理中,其實對監管上市、公司合理健康發展起到了很好的正向傳導作用。


2017年前11月,VC/PE支持上市企業數量達270家,是2016年前11月的1.88倍,已實現歷史新高,VC/PE滲透率達57.0%。一個企業做得再好,如果沒有資本的支持的話,在發展迅速的新經濟的行業里面,很可能就會被落下來。



△  新經濟“加速度”  助力帶動投資熱點轉移



2017年,投資領域熱度排名前五的分別是:人工智能,消費生活,企業服務,文娛傳媒,醫療健康。上述領域的共同特征:科技創新+消費升級兩類要素的相互疊加。


用科技的力量來賦能傳統行業,使其變得富有活力,效率提升。傳統企業也能從中得到很多好處,而新經濟本身行業前景也廣闊,中國已經產生了騰訊、阿里這樣幾千億美金市值的公司,他們一年產生的市值變化就比中移動整個的市值還要多。所以在新經濟里面還有一個“加速度”的概念,這就是產業資本、VC/PE愿意爭先恐后搶投的原因,這些一級市場的變動也影響了二級市場


上市巨頭的投資邏輯


△  外部投資實現生態布局,拓展邊界


一個企業很小的時候,你可能拿到VC的錢融個幾千萬人民幣就做自己的事情,等到企業做大,一百億、一千億時就不能單單看自己碗里的事,要看市場發生了什么。


上市公司多以戰略布局為目標,大多以使用自有基金為主,對企業進行投資,相比較財務型風險投資機構而言,上市公司的投資存續期更長,并且能夠提供產業上的幫助。但創業者可能喪失獨立性。BAT在國外上市,他們利用自己巨大的行業領導地位和大量資金在行業里面進行布局,打造生態,和行業里的VC/PE基金加在一起對行業試圖進行變革。



△  巨頭加速布局,賦能“鯨魚”分拆“巨嬰”



2017年,在全部的124家獨角獸中,有 50.8% 的公司與 BAT 有直接或間接的股權關系,估值超過百億美金的「鯨魚」公司有 11 家, 10 家公司都和 BAT有關。


第一,巨頭會根據自己的戰略訴求進行投資。比如一個做線下各種各樣支付環境明確多的,阿里、騰訊為了支付目的可能會進行投資,因為進入了它的戰略跑道。


第二,巨型企業做到足夠大的時候,為了使團隊得到更多激勵、企業市值產生1+1>2的效應,也會進行分拆,巨頭自己分拆以外,外部VC/PE也會進行投資,這就是一個很好的產融結合。像京東物流、京東金融、螞蟻金服都屬于這種類型的分拆。


第三,賦能式投資,當一個企業自己沒有那么多錢提供流量,戰略投資資金不僅僅提供了錢還提供了品牌信任和流量,使得后來者有可能通過這樣的戰略合作進行彎道超車。騰訊2018年第一季度投資了54個交易, 27個交易是超過上億人民幣的投資,我們經常做一個基金是50億、100億,騰訊一家公司去年投資了113家企業,投資超過1600億人民幣。實際戰略投資者在整個投資比重中大概占了37%,而且越來越重,這就是整個中國的投資環境和美國不一樣的地方。



△  BAT成為資本市場最大買家,垂直 + 專注 = 新引擎


除了自己的投資項目以外,巨頭周邊的基金隨之形成同盟,像萬達商業這樣的公司也接受了騰訊跟騰訊系投資300多億人民幣。這就是今天新經濟環境下產融結合和追求頭部效應產生的結果。不僅如此,VC/PE同樣有馬太效應,中國有約兩萬家注冊的VC/PE機構,但是真正能賺錢的就是5%左右。只有有品牌、有資歷、有能力、有深度研究的基金才能對一個企業產生影響。


每家企業都有戰略布局,如今中國大約50%的獨角獸已經被BAT三家投資了,如果再把TMJM加進來,中國好的生態都在這個體系之內。


騰訊在資本布局應該是巨頭中最清楚的,一個大航空母艦有很多巡洋艦、護衛艦圍著它。如果跟內容、跟支付、跟戰略有關時,騰訊就會賦予企業很多資源,一起成長。


中國傳統的上市企業,很多問題就在于很多企業小,戰線長,覆蓋很多行業,但每個行業都不是第一名。在馬太效應下,如果一個企業在任何垂直領域都不是第一名,短期可能市盈率還不錯,但是長期來看,會被那些垂直行業的領導者打敗。像拼多多,很短時間內在電商里面跑出來,總交易量應該超過京東了,就是它找到了一個小的切入點,是微信和阿里不吻合的地方,用微信的社交能力跑出大企業。所以專注,在新經濟領域變得更加重要。


因此中國的企業現在面臨著各種各樣的挑戰。我那天去銀監會聊到傳統的股份制銀行,面對新的這種機構,會不會壓力很大?他們說當然壓力很大,因為新興的效率高,沒有支付限制,傳統的限制太多。所以,其實我們很幸運能有機會參與到新經濟的發展之中。


上市環境期待變局


△  香港資本市場吸引力增大


港交所修訂了《上市規則》條文,允許符合條件的生物科技公司、創新型同股不同權公司及合資格公司將香港作為第二上市地在港上市。


由于給予上市公司更靈活的治理方式及準入門檻放寬,香港吸引了眾多中國內地新經濟公司的目光,甚至包括此前部分本打算在內地上市的企業,幾家交易所對優質公司的爭奪在升級。


以同股不同權為例,在錯失網絡巨頭阿里之后,港交所考慮調整此前一直遵循的“同股同權”原則,以雙重股權制度取而代之——不同類型的股票擁有不同的投票權重。


在香港上市,新經濟企業在利潤和規模間的沖突相對較小,另外其原本的優勢得以保留:上市速度快。在美國資本市場,除了幾家備受關注的頂尖公司,大多數中國公司股票的流動性不高,因為當地投資者對這些公司的業務了解有限。



△  內地需要“逐步試,慢慢改”


在內地上市,企業面臨是“沖盈利”’還是“沖規模”的權衡。另外,對于新經濟公司而言,一旦決定在中國內地上市,資本結構就不能有太大變動,排隊后再變,就得重新來過。但現在互聯網行業,3-6個月融一輪很常見,變化非常快。


但內地存托憑證(CDR)的推出,也表明了監管層對于新經濟公司的歡迎態度,但快速接納新經濟公司的可能性有限。相較于短期內修改影響更大、層級更高的證券法規,類似CDR這樣的嘗試將有助于中國逐步完善資本市場。中國要慢慢試,逐步改,一點點跟國際接軌。


這種嘗試有利于中國逐步完善資本市場。另外隨著投資人經驗不斷積累,機構投資人數目不斷增加。未來我們會看到一個互相幫助、互相合作、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投資生態。所以中國未來A股市場會越來越好。


希望我們校友會能發揚各自在行業中的領導地位,一起努力,越來越好。謝謝大家。


六肖中特全无错